1. <track id="0bqt3"></track>
  2. 窗外燈光明明滅滅

    苑廣闊

    每到夜晚,從我家的陽臺看出去,附近小區樓層的燈光明明滅滅,很有意思。躺在床上,把身子一側,或者是把頭一歪,就能看到這些明明滅滅的燈光。有時候夜深了,因為什么事情睡不著,我就盯著這些燈光看,看一家的燈亮了,又一家的燈滅了,一會兒也就睡著了,簡直比安眠藥還管用。

    說起亮燈,就想起村里的一戶人家,按照輩分,應該管這戶人家的男主人叫叔,他在家里排行老大,就叫大叔。

    大叔一家的節儉,遠近聞名,據說從大叔的爺爺開始,他們就已經這么節儉了,一代代傳了下來。

    最為村民津津樂道的,就是大叔家吃晚飯的時候,從來不開燈,全家人摸黑吃飯。用大叔的話說,吃飯用嘴吃,又不是用眼吃,再說了,飯桌上就那么兩個菜,還怕夾不到?就是夾空了,再夾一次嘛,又不要錢。

    有時候大叔一家正吃飯,有人來訪,進了大門,看見堂屋里漆黑一片,還以為家里沒人,剛想轉頭走人,大叔卻端著飯碗,笑呵呵地從后面攆出來了。

    城市里的人亮燈晚,卻未必是為了儉省,而是因為他們回家晚。在單位加班的、在市場擺攤的、到外地出差的,很多人都是深更半夜才回家,家里的那一盞燈光,一屋明亮,一定是他們在外奮斗的動力,也是他們努力打拼后的期盼吧。

    晚上七八點鐘,對面樓房的燈,幾乎全部都是亮著的,燈火璀璨,光明耀眼,也是夜間的一道風景。這時候,燈光后的一家人,或許剛剛吃完晚飯,老人在看電視,大人在洗洗漱漱,孩子還在努力趕作業,當然也少不了夫妻之間的拌嘴,大人訓斥不聽話的孩子,大概也就是這些事情,因為我們自己家,就是這些事情。

    從十點鐘開始,一些房間的燈就開始漸次熄滅,熄燈的越來越多,和那些還沒有熄燈的房間,就構成了一副黑白分明,明暗有間的不規則的圖案,而且這個圖案每天都不會相同,一年或者幾年都不會重復。

    但也總有那么幾個房間,燈光總是頑固地亮著,我有時候為了趕稿子,到了凌晨一兩點甚至更晚還沒有睡,扭頭一看,對面樓房仍舊有一兩個房間亮著燈。

    這家人為什么這么晚還不熄燈呢?是有人怕黑,故意開著燈睡覺嗎?還是有人和我一樣,有工作需要完成,想睡睡不成?當然也有可能只是家里有人熬夜看球賽也說不定……

    這樣的猜測,是沒有結果的,有時候想想挺可笑,我在猜測別人,可我自己凌晨還不熄燈,別人豈不是也在猜測我?正應了那句經典的詩句: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多數時候我都起得很早,每次睜開眼睛看對面樓房,總有比我起得更早的人。想想也是,很多人不是都碰到過凌晨四五點鐘甚至是更早就在大街上掃地的環衛工,就是開著小車去批發蔬菜的攤販嗎?數不清的米粉店更是如此,店主和伙計們,早早就起來為迎接第一位顧客做著各種準備了。

    每一盞燈光明滅的背后,都是一段熱氣騰騰的生活,都是一段充滿酸甜苦辣的人生。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久天啪天天久久99久孕妇

    1. <track id="0bqt3"></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