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0bqt3"></track>
  2. 孫樹香:帶著兒女參加八路軍

    丈夫抗日犧牲,她寫下血書,誓要為抗日獻出自己的生命——孫樹香:帶著兒女參加八路軍

    □本報特約撰稿人朱殿封

    八路軍首長:

    我決心參加八路軍,為抗日而貢獻自己的生命!

    孫樹香1940年7月

    一封僅30余字的血書,把人們帶回烽火連天的抗日戰爭年代。

    大戰后帶兒女尋夫

    1939年4月1日,八路軍115師東進抗日挺進縱隊第五支隊(永興支隊)支隊部、直屬騎兵連、特務隊和五團一營、三營,與2000多名日本鬼子在陵縣大宗家、前后侯家、趙玉枝、閻富樓村一帶激戰一天,然后突圍轉移。

    那一天,趙玉枝村孫樹香的丈夫趙振德也參加了戰斗。

    鬼子撤了。天一放亮,孫樹香帶著十四五歲的女兒趙紉華和6歲的兒子趙明華,同鄉親們從躲避的樹林里急急地往家跑。大街小巷一片狼藉,斷壁殘垣彈痕累累。娘仨趕到家門口呆住了,這是自己的家嗎?10間房子化為灰燼,燒塌的墻內還冒著縷縷白煙,大小畜禽一頭(只)不剩,所有家具蕩然無存。孫樹香更牽掛著趙振德的生死:振德也許……據后來史料記載,這一仗打得太殘酷了,八路軍指戰員犧牲300多人,鬼子死500多人,戰馬100多匹。

    孫樹香顧不上跟婆母說,娘仨就向前一天戰斗激烈的村西南麥田里走去,沒看到趙振德的尸首。娘仨繼續往戰斗最慘烈的大宗家找,這里也沒有趙振德的尸首。娘仨又返回趙玉枝村北的回龍寺附近尋找,仍然沒找到。孫樹香思考了一陣,下決心似的對孩子說:“死不見尸,活要見人。走,找部隊去!”說著牽起女兒、兒子的手,蹣跚著又向北走。

    一連幾天,孫樹香一邊乞討一邊打聽八路軍的消息,娘仨夜宿在滋鎮的皈一殿(道會門活動場所)的一座廟里,大著膽兒和“關爺”“周倉”……在一起。

    這天晚上,娘仨正在殿里圍著火堆啃食要來的干糧,一個人慢慢推開殿門。孫樹香慌忙把女兒推到背后,把明華護在懷里,順手拿起要飯棍子準備一搏。

    “你們別怕,看我是誰?”來人說著劃了一根火柴。

    孫樹香驚呼一聲:“怎么,表叔,是你,你不是也參加了……”

    “我是來接你們的,快快跟我走?!眮砣搜宥虡?,30多歲,笑著并急促地說。

    孫樹香揣著一顆忐忑的心跟著表叔來到三洄河村,住進堡壘戶魏大娘家。她從表叔口中得知趙振德在部隊安好,懸著的那顆心終于放下來。

    一個月后的一天晚上,表叔和“神槍姑娘”邱桂領著部隊陳主任來到魏大娘家,陳主任拉著孫樹香的手說:“趙大嫂,讓你受驚了,今天我向你報喜來了。一喜是前些天在你村一帶發生戰斗前,振德給部隊捐了1萬多發子彈和上百顆手榴彈,振德立功了。一喜是那次戰斗中他獻計在你們村北樹林埋伏,打死了小鬼子的安田大佐,他立大功了!”孫樹香聽罷臉上蕩起笑容。

    陳主任轉身對魏大娘說:“大娘,你辛苦了。今天順便捎來一口袋吃的。他們一家近期還得住在你這兒,有什么困難向咱們的村干部說?!蔽捍竽飯詻Q地說:“她娘兒幾個在我這兒,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得保護他們!”

    婆媳遭日偽拘押

    孫樹香娘仨在魏大娘家藏了半年多,又轉到趙馬拉村的回寶仁(回民、區隊隊員)家,寶仁對外說是請來的回民老師。

    幾場熱風,幾天曝曬,1940年的芒種到了。孫樹香記掛著婆母和地里的麥子,不顧勸阻,娘仨摸黑回家收麥。婆母驚恐地說:“命都顧不上了,還顧麥子?咱家門前每天都有不三不四的人逛蕩,若叫他們知道了那怎么辦?”

    “他們是對著振德來的,能把咱娘們孩子怎么樣?”孫樹香倔強地說。

    “怎么樣?他們捉不著馬蜂捏蛹子呀!”

    “他們捏就捏吧,叫大蜂狠蜇他就不捏了?!睂O樹香說。

    “不行,我得先把孩子藏起來?!逼牌耪f著把紉華、明華藏進房框子里的一個囤里。

    不大一會兒,外面傳來狗叫和汽車聲,隨后門被踢開,婆媳倆被敵人押上汽車拉走了。

    敵人對婆媳倆軟硬兼施,婆母裝聾裝瞎,樹香答非所問。與趙振德同學的偽縣長馮玉林說:“說正經的,振德犯的這些罪是該殺頭的。我知道他是孝子,你是他的賢妻,你們寫封信讓他來投靠皇軍,為皇軍做事,以前犯的罪不但不追究,我跟皇軍說說,會讓他當大官?!瘪T玉林說著拿出筆墨紙張擺在孫樹香面前說:“嫂子,我聽振德說你能文會寫?!?/p>

    孫樹香把筆硯一把推落地上說:“你說的不是中國話,我聽不懂!”站起來就走。馮玉林吼道:“不吃敬酒吃罰酒,來人,把她押到獄里去!”孫樹香見敵人露出真面目,臉上現出勝利的笑容。

    敵人把婆媳倆分別關押,給上了腳鐐。婆婆“又聾又瞎”,敵人把突破口對準了孫樹香,隔三岔五地審訊她,對她使用多種酷刑。10個指甲被扎得鮮血直流,小腳腫得像蘿卜,渾身布滿鞭抽棍打的道道血痕,多處傷口潰爛化膿。孫樹香瞪著敵人怒吼:“你們扎吧,打吧,我就是不會寫!打死我也是不知道!”

    孫樹香見敵人一直不放她們,就用豁命的方式——絕食對付他們。婆媳倆一絕食,敵人下了軟蛋。這天,一個看守打開牢門說:“上面有令,放你婆媳回家?!笨词亟o孫樹香開腳鐐時悄悄遞給她一個紙球。走出監獄大門,孫樹香展開紙球,上面寫著:“放你們是讓你們做誘餌,你和孩子都要提高警惕?!逼畔眰z分開走,婆母回了家,孫樹香裝作要飯的,夜晚繞道奔向娘家。

    血書明志參軍

    那天,紉華、明華藏在囤里躲過一劫。先在三嬸子家躲藏了幾天,抗日民主縣長吳匡五派人把他們轉移到三洄河魏大娘家,半月后深夜送到官道孫村姐弟倆的姥娘家。

    1940年7月1日,從部隊派回陵縣擔任二區區長的趙振德在鄭家寨鎮谷馬村開展工作時,突然被日偽軍包圍,身負重傷,在鬼子的鍘刀下高聲吟誦著“鍘頭不要緊,為了主義真,消滅日本鬼,還有后來人!”壯烈犧牲了!

    家里人賣了36畝地,贖回趙振德的人頭??谷湛h政府為趙振德開追悼會的晚上,婆母回家路上遭敵人槍殺了,趙振德的親侄子趙光華右肩負傷。吳縣長悲憤地對孫樹香說:“大嫂,形勢緊急,請原諒。大娘的后事由政府負責,你們趕快跟咱們的人轉移?!?/p>

    天亮前,孫樹香娘仨和光華來到陵縣東部魏家寨一座教堂,一位牧師給光華包扎了傷口。孫樹香從明華的上衣扯下一塊布,狠狠咬破自己的中指,把布攤在桌上,鮮血做墨書寫下本文開頭記述的那封血書。

    隨后,他們換上天主教服,光華躺在車上,扮作教徒去天津看病,由給光華包扎的牧師陪著來到樂陵縣朱寨子村八路軍后方醫院。戴眼鏡、穿白袍、40多歲的王院長把他們迎進屋,孫樹香把血書交給王院長,王院長看了驚喜地說:“沒想到老孫同志你參加革命的決心竟然這么大,真叫人可敬可佩呀!你會識文寫字,像咱這么大年紀的人真少見呢?!睆拇?,孫樹香在后方醫院當護士兼保管員,姐弟倆上了醫院的一所以席棚為教室的子弟小學,課余肩負站崗查路條,光華傷愈保送到樂陵某地中學讀書。

    十一二月間,駐鹽山、樂陵、慶云、德平等地的鬼子要大“掃蕩”,醫院轉移前的那天早晨,一副擔架將“神槍姑娘”邱桂抬進醫院。護送人員說:“邱桂昨天夜里在鐵營洼遭遇敵人,她單槍打死了幾個鬼子,腿部受傷,因傷勢過重,從縣衛生科連夜轉到這里?!鼻窆鹗а^多,需在兩小時內給予輸血。醫院沒有存血,王院長向兄弟醫院求援,電話要不通,即便接通了時間也來不及。王院長集合醫院青壯年獻血,血型都對不上,王院長等人急得團團轉。這時孫樹香聞訊趕來,她捋起袖子說:“我是O型血,抽我的,我和邱桂姑娘早就熟悉?!?/p>

    王院長看著面黃肌瘦的孫樹香搖頭說:“不行。不能搭上一個饒上一個?!?/p>

    爭讓間,紉華姐弟倆跑進病房,孫樹香一把拽過紉華:“快驗她的血看看?!奔x華是O型血。王院長見十五六歲的紉華瘦得可怕,猶豫不決。孫樹香著急說:“救命耽擱不得,快,我母女二人選其一,若是不夠再抽另一人的!”紉華立即伸出左胳膊,很快抽血給邱桂輸上,再量邱桂的血壓仍然偏低,只得又從孫樹香身上抽了400毫升血。孫樹香臉面焦黃,邱桂的臉上泛起血色。接著醫院轉移到前后寧寨。

    邱桂康復,出院前,她握著孫樹香的手說:“嬸子,如果不是您和妹妹獻血,我這條命就沒了?!睂O樹香說:“給你這舍生取義的人獻點血義不容辭,如有必要我們獻上命也在所不辭!”邱桂向孫樹香深深鞠了一躬。

    日本鬼子投降了!孫樹香返回家園。1972年去世,終年78歲。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系,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

    久天啪天天久久99久孕妇

    1. <track id="0bqt3"></track>